第三极,我每年都得要去捡一捡灵魂的地方

作者:汇客廰文旅 时间:2018-01-14 01:55

原标题:第三极,我每年都得要去捡一捡灵魂的地方

原标题:第三极,我每年都得要去捡一捡灵魂的地方

作者...@阿拖 施晓君

编辑...汇客廰文旅

已经回南天了,空气中潮湿带着百合的气息,是泉州春天独有的味道。

手腕上的鸡血藤像是有感应般地将它的开口不断地摊开,如若此刻将它送回高原,应该会像变魔术般立马收缩回去吧。回来的这几个静夜里,整理着一张张图片,那些往事一点一滴地浮现。

看着那转着经筒、拿着佛珠沿着寺庙外围转经的人们,看着那通透的阳光,还有那光秃秃的山,那碧蓝的湖水,那神圣的印经板,那一望无际的雪原,那一起一伏的虔诚朝拜……我的心,总是不由自主地再回到那里。

在拉萨的日子很简单。每天早上,去老光明,早餐很简单,一杯甜茶配一块牛肉饼。中午通常会去吉日二巷的东素饭堂,来一份新鲜的松茸汤,小碗的米饭。

那些日子在我心里已经深入骨髓,就如同对这个地方的爱一般。

这是我们在甘孜的那个早上,前一晚遇到了一场大雪,大家看到雪后的童话世界开心得哟!那么,从这里开始,就要开始讲述一路上的点点滴滴喽。

德格印经院,岁月的印记

酒店的地暖太热,被渴醒了。七点,推开窗,窗外鹅毛大雪,整个县城被白雪覆盖,桥上、山上、路面上、屋顶上,满满的都是雪,像是活在了童话世界般。

山上停着许多大车和班车,预计要等到路面雪化了才能走了,这样的路最多只敢开到40码,这样的大雪,安全为重。山高路陡,终于,也算是过了317一路上最惊险的这座山了。

晚上抵达德格,先奔向印经院。德格印经院,是全世界藏文木刻印板保存最多、内容最丰富的印经院。

德格县整个感觉让人觉得很舒服,学着藏族人的模样,手抚摸过每一块经板,口中默念六字箴言。也不知道下一次再翻山越岭来这里是多久以后了。

康区规模最大的强巴林寺

抵达昌都,天已经黑了。这个城市夜间的繁华刷新了我对藏区城市的认识,我们的旅程从今天起踏进了西藏,在川藏北线上没有足够的安全感,一到西藏这样的感觉却好些了。

早起去强巴林寺朝拜,误打误撞进了措勤殿,殿内是密密麻麻的几百个喇嘛,像是在上课一样,念着同样的经文。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有些呆住。

今天将迎来4658米的业拉山口,嗯,著名的怒江七十二拐要到了。这个时候,海拔对我们来说只是一个数字了。

到达八宿还很早,晚饭过后,我们凑在一起聊天、玩牌,司机大哥突然送来现在前方最新情报:波密的桃花沟还没有开花,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心凉了一半。来来来,青稞酒喝起来。

反正,人生便是如此。今朝有酒今朝醉。

冬末初春的然乌湖,美出新高度

说来,前前后后我路过然乌湖也好多次了,却没有想到三月的然乌如此美丽。

夏日里的然乌湖虽然有重重叠叠的森林,却没有清澈碧蓝的湖水。还记得有一回深冬经过正在下雪的然乌湖,依旧很美,但黑白色调的世界似乎不足够吸引人,唯有这初春的然乌湖,才有这般仙境。

碧蓝碧蓝的湖水,配上晶莹雪白的积雪,还有山上那一览无遗的雪山……这样一幅画面,最重要的人还在你的身边……

三月的然乌湖,是任何时候的然乌都无法比拟的美。

三生三世,不如林芝桃花十里

过然乌湖后直接抵达波密,明明定的出行时间与桃花节的时间一致,却没有想到波密连日来雨雪较多,桃花们还含苞羞涩着。我们此时的心理阴暗面积有点大。

好在我们是一起包车,路程可以随意控制,我提议我们直接前往林芝嘎啦村吧。3月之旅,本就是为了桃花而来,怎么能少了主角呢?

如果走新的高速公路你可能就要错过桃花村了,必须要走老318国道,村庄就在国道边上。每年的三月末四月初,是林芝桃花盛开的时间,这一路走来,能明显地感觉,前半程冬天还没有卸去银装,后半段旅程的林芝却已经花开成海。

皑皑雪山下的粉嫩桃花看着格外的柔媚,因为桃花比较小,密度却很集中,看上去成千上万的,有时还能遇到油菜花、桃花交相辉映,实在心醉。

回到拉萨,杂忆日光城

记得第一次从拉萨回去以后,我写了一篇文章叫《情醉日光城》,后来我多次再去拉萨,这一次,用《杂忆日光城》来命名。

忽然想起上一回和边次见面的时候。

他说:你啊,回去以后不能再这么执念于西藏了,你必须要自己的生活。

我说:是啊,我就是来放下执念的。

人的记忆也许是有灵魂的,它能够挑选心愿意收留的那部分,而自动筛选掉其他的回忆。留下来的那些回忆似乎也时刻在准备着,想起它时,仿佛它就发生在昨天。

这一次又和他见面,他告诉我:看到你平安健康,就够了。

和边次认识了这么久,却从未加过微信,每一次联系都是通过电话。他不知道我在朋友圈里是怎么样的,我们都彼此只能通过声音听到对方。我想让他知道的,我的生活是什么样的,都是通过声音表达。

有时人与人之间,没有了“朋友圈”,反而更亲近。

再去看一眼圣湖

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来羊湖了,去日喀则的路上会经过,特意也去过几次,最喜欢在羊湖边上过林卡。

司机先生依然走正常的路线带我们到湖边,而湖边的牦牛与藏獒依然拍一次照收费5-10块钱。几年过去了,总还是觉得这里什么都没有变化,唯一改变的只是春夏秋冬四季它的不同颜色。

反而,我和纳木措始终是没有什么缘分的,只近看过一次。曾经从拉萨出发,想要看一眼纳木措,却因为大雪封山,被堵在景区门口不能进。这一次,纳木措也是完全被冰封的。

帕邦喀的桃花都开了

周哥发来一张照片,说,我在帕邦喀,你来吗?

画面中,桃花盛开,小狗与老牛在路中漫步。

拉萨这个时候的天是这样的,早晨多半晴天,蓝天白云,下午多半阴天,不开心地时候再下几滴雨。

当我赶到帕邦喀的时候还是有点晚了,开始有些变天,远处的山上已经在下雨,可是也不妨碍帕邦喀山上那桃花之美。

帕邦喀拥有千年历史,在大小昭寺修建之前,是由藏王松赞干布修建的帕邦喀宫。在帕邦喀还能见到当时文成公主的住宅,而且第一块用藏文书写的六字真言就刻在帕邦喀寺里。

——愿你理想地生活,也会有一个人与你同行。一口气做三件喜欢的事情。

——这姑娘有病,每年都要去一趟拉萨医一下才会好。

——你啊,每年都要去一趟拉萨捡一捡灵魂。

——希望那里的阳光让你不要像在泉州一样浮躁,其实你要去拉萨,我一点也不惊讶也没有不舍,没有羡慕。你呀你,注定要浪的,拦不住,随你去。我比较挂念的还是高原生活的不易,你要注意身体。

我想,朋友们还是了解我的——我喜欢用脚步丈量世界的感觉。

【汇客廰旅行】致力于打造“任性、好玩、有态度!”的文旅社群新媒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转载自:http://www.sohu.com/a/216206875_99964370
版权归原作者享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感谢您的支持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