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妙龄少女被折磨成行尸走肉:日本宪兵队对慰安妇的魔鬼行径

原标题:妙龄少女被折磨成行尸走肉:日本宪兵队对慰安妇的魔鬼行径

(英)马克·费尔顿著,季我努译,范国平校

荷兰慰安妇出庭作证

被强征来做慰安妇的荷兰姑娘们不仅被强奸,还遭到殴打。如果有人不慎怀孕,日本人就会踢她的肚子,或者把她从楼梯上推下去,试图造成她的流产。日本士兵很享受羞辱这些姑娘的过程。对姑娘们来说,受虐其实只是所遭受的性侵犯的一部分。“一个星期接着一个星期,一个月接着

一个月,这一切周而复始。我们成了行尸走肉,我自己都记不清被毒打过多少次了。”

突然有一天,强奸停止了,姑娘们被送回原来的拘留营,重新和家人待在了一起。宪兵队警告她们,对自己的遭遇不要透露一个字,否则她们和她们的家人将承担不能承担的后果。在1944年4月的最后一周,日本人关闭了使用欧洲女性的妓院,据说这是东京大本营的一名大佐对爪哇战俘营和平民拘留营视察后的结果。“安巴拉哇9号拘留营一位女儿被日本人抓走的头领设法与这名大佐见了面,并向他讲述了所发生的一切。大佐听后向巴达维亚、新加坡(南方战区陆军司令部)和东京做了汇报,并建议立即关闭三宝垄的妓院。巴达维亚的司令部马上做了反应,向负责三宝垄防务的将领下达了关闭妓院的命令。”

幸存慰安妇

然而,不少妓院后来又重新开业,只是不再使用欧洲女性,而是改用混血姑娘充当慰安妇。欧赫娜和同伴们总算可以安心地待在拘留营,和她们的妈妈重新团聚:

回到拘留营的第一天晚上,我说不出话来,什么都不能跟她说,就那么躺在她的臂弯里,她的胳膊用力地抱着我……第二天,我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告诉了她,其他姑娘也告诉了各自的母亲。所有人都和母亲抱在一起……母亲们无法想象发生在自己女儿身上的这一切,这对她们来说太沉重了,已经超出了她们的承受范围。这些事情我们只向妈妈讲述了一次,只一次,后来再也没提起过。对她们来说,这太沉重了。

战后,负责为日本军事妓院强行征集欧洲女性的一名宪兵队少佐因战争罪被判处死刑,其他人则被关进监狱,一名日军军官在审判前自杀。然而荷兰姑娘受到的伤害终生难以弥补。1945年日本投降后,欧赫娜与一名负责保护拘留营不受印度尼西亚民族主义者冲击的英国

士兵结婚,二人后来移居澳大利亚并一直生活在那里。她和其他几名幸存的荷兰慰安妇,特别是一位名叫艾伦·范·德普洛格(Ellen van der Ploeg)的女性一直在要求日本政府向自己道歉,向被迫成为卖春妇的上千名亚洲女性道歉,但日本政府拒绝承认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声称所谓“慰安妇”只不过是一群自愿为帝国军队服务的娼妓。尽管这是赤裸裸的谎言,但没人能强迫日本政府和日本人为战时日本帝国军队在整个亚洲和太平洋地区犯下的无数罪行道歉。面对要求赔偿和道歉的受害者,他们的脸上仍然挂着嘲笑。

日军在东南亚

最近的研究结果显示,在荷属东印度群岛上,有大约200至300名欧洲女性曾充当日本人的慰安妇,其中像欧赫娜这样被日本宪兵强行拉去的至少有65人。“这个数字令人震惊,”欧赫娜2007年时说,“经过这么多年,而且有这么多证据,日本人仍不能承担起这个历史的责任,这很令人气愤。”时至今日,日本政府和日本人是否能承担起这个责任仍未可知。

(英)马克·费尔顿著:《日本宪兵队秘史:亚洲战场上的谋杀、暴力和酷刑》,重庆出版社2017年11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转载自:http://www.sohu.com/a/216521909_99905444
版权归原作者享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感谢您的支持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