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过后,上山拜祭三国古墓,却发现有人夜里来过,留下一个盗洞

作者:商丘人的旅行故事 时间:2018-01-14 00:59

原标题:冰雪过后,上山拜祭三国古墓,却发现有人夜里来过,留下一个盗洞

原标题:冰雪过后,上山拜祭三国古墓,却发现有人夜里来过,留下一个盗洞

嵇康,字叔夜,谯郡銍县(今安徽省涡阳县石弓镇)人。三国曹魏时期的思想家、文学家、音乐家,是“竹林七贤”之首。因为官至中散大夫,又被世人称之为“嵇中散”。因曾娶曹操曾孙女长乐亭主为妻,在政治上拥护曹魏政权统治,又得罪了司马昭的亲信大臣钟会,后被司马昭所杀,年仅三十九岁。

根据古老的《元和郡县志》记载:临涣县有嵇山,在县西二十里。晋嵇康家于銍县(今临涣镇,晋以前称銍)嵇山,因姓嵇氏。清嘉庆十年,宿州知州李清玉《重修嵇康墓》碑文中说:“宿州西百二十里有中散大夫嵇叔夜墓,载在州乘。”这些记载与《晋书·嵇康传》一致。其墓依山凿石而建,巨石封门,上覆山土,墓在山腹中,外表与山一体,极难发现。

在真正意义上来讲,嵇康墓其实并不能算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景点,就连百度地图上都没有标注嵇康墓的所在,笔者也是只知道大概的方向,一个人沿着石弓镇的街道走向了石弓山,在满是泥泞的生产路上行走,或许是因为刚下过雪,天气太过于寒冷的缘故,一路走过,居然没遇到一个当地人,让笔者问路的想法落空了。

走过泥泞的生产路,很快就走到了石弓山所在的丘陵地带,这里雪似乎要比远处的雪要厚上那么几分,一脚踩下去,高帮登山鞋迅速的淹没在厚厚的雪中,提起脚来,鞋面上依然留有薄薄的雪儿。

顾不得危险,笔者便开始在低矮的丘陵地带探索,放眼望去苍茫的大地似乎都皑皑白雪所覆盖,整个山间全是白茫茫的一片,只有远处的小山村时隐时现。

刚下过雪的山间其实并不是很容易行走,因为你永远都不知道在厚厚的白雪下是不是坑……在山间行走,不能贪图速度,要慢慢的,能踩雪还是要踩的,因为雪是有抓地力,不容易滑倒。

虽然山不是很高,但有的地方还是需要手脚并用的,比如从这个山头翻越到另一个山头,踩在石块上,一定要先试探性的晃动一下,看石块会不会移动,一定不能踩会移动的小石块上的。

在连续越过两个山头以后,终究还是到了嵇康墓前,这个时候笔者才发现原来居然走到了嵇康墓的背面,难怪一直没找到。在嵇康墓前意外的发现了一串清晰的脚印,让笔者很是惊讶,看了下手腕上的手表,也不过是9点多钟。这场雪是昨天晚上开始下的,如果来得太早,脚印应该被后来下的雪覆盖才对,难道今天凌晨至清晨这段时间有人来过这里?

在好奇心的支配下沿着脚印探寻了下,似乎是从墓上面的山坡下来的。笔者不禁想起嵇康墓的故事:据说嵇康被害以后,家乡很多人都知道其墓室就在嵇山腹中,与山融为一体,但具体在何处却是无人知晓的。直到1975年3月,村民在这里开山取石,随着一声爆破声,一个洞穴随之露出。从洞穴的设置和特征才发现,这个洞穴是一处墓葬,随后被证实为是嵇康墓。

据说当时发现的时候,墓穴内的物品已寥寥无几,只剩下石凳、石椅和几件鎏金器物。其中的错金铜座白玉杯更是被认定为国家一级文物。如今的嵇康墓不过是一个空墓,难道还有人惦记不成?笔者走进嵇康墓所在的洞穴,意外的发现洞穴内有一些燃烧过的麦秸,真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在墓葬洞穴烤火?这种事,正常人都作不出来吧?

站在墓穴前,笔者的思维不禁随之飘散,嵇康不是一名政客,他只是一名淡泊名利的隐士,但最终却依旧逃不过有心人的陷害,笔者不禁暗自猜测:当一个隐士面对死亡时,该是怎么样的心境呢?隐士不是军人,慷慨激昂、马革裹尸的死法并不适合他,但面对死亡,嵇康倒是显得很是从容。

就在他押赴刑场的那天,洛阳的三千多名太学生还集体请愿,请求朝廷把嵇康留下来教他们弹琴咏诗。司马昭不许,他望了一眼即将降落的太阳,感觉距动所谓的“吉时”还有一点儿距离,索性请求监斩的官员给他琴,让他再弹一曲《广陵散》。

他坐在刑场上,坦然自若的弹奏着《广陵散》,在飘逸的琴声中平静地等待着死亡降临。广陵散绝,他叹息一声:“我不怨恨今天就死了,只遗憾广陵散就此失传了”随之,坦然从容的面对了那痛快的一刀。

【作者简介】 真主雄鹰,职业旅游撰稿人、酒店体验师,本文图片和文字所有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署名,未经许可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如有其它需求请与作者联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转载自:http://www.sohu.com/a/216533861_100023807
版权归原作者享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感谢您的支持理解!